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玄幻 → 魔徒

魔徒

江山與美人 著

完本免費

  魔徒是由作者江山與美人編寫的一部玄幻類小說。講述一個身負魔族血脈的她,從詛咒之地走出來,受到武者不屈的傳承,手持魔刀,身穿魔鎧。朝著天道追尋著......
  蒼生界,十方詛咒之地。
  子時已到,陰陽逆轉,當月光暗淡之際,亡魂便會出現。肉眼凡胎之人看不到它們,卻可以在風中聽到它們的歌聲:“嗚呼啊嗚嗚呼兮嗚,哈哈嗚兮烏其光,嗚兮呼兮落鬼鄉,嗚啊,嗚啊,嗚啊——嗚、嗚、嗚、啊!!!”
  這帶著奇異的韻律、令人毛骨悚然的歌聲似乎具有某種魔力,一具具腐爛的尸體好像受到了召喚,從詛咒之地那片黑暗的沼澤中緩緩站起,僵硬的和著那歌聲手舞足蹈,似在尋找歌聲的源頭,又仿佛在進行一場盛大的狂歡。
  詛咒之地,這是亡魂與陰尸的樂土,是蒼生界武者的禁地。
  距離詛咒之地不足五里的空地上,數個如同惡魔般的重甲騎士兇狠地竄出!這些騎士身上的重甲鑄造著多達十幾根,長約半米的鋼刺,尖銳的鋒芒在月光的映襯下閃爍著死亡的光輝。
  胯下的戰馬也是神駿至極,馬背上覆蓋著厚重的鎧甲,沉重的馬蹄踐踏大地,地面上的青石都要化為粉末。騎士左手拉著馬韁,右手握著漆黑的長槍,槍芒拖地,擦出連串的火花。

101.1萬字更新:2018/06/22

在線閱讀

  魔徒是由作者江山與美人編寫的一部玄幻類小說。講述一個身負魔族血脈的她,從詛咒之地走出來,受到武者不屈的傳承,手持魔刀,身穿魔鎧。朝著天道追尋著......

魔徒全文閱讀

小說簡介

  他,自詛咒之地走出,身負魔族血脈,兼修儒釋道武、魔妖鬼獸四家之長。他,身世撲朔迷離,骨子里流淌的是魔族的血液,傳承的是武者不屈的斗志。腳踏八部天龍,手持萬符魔刀,冥魔戰甲環繞周身。上窮碧落下黃泉,便只為問詢天道!

  魔徒標簽:東方,異類,血脈,無敵,熱血

免費閱讀

  蒼生界,十方詛咒之地。

  子時已到,陰陽逆轉,當月光暗淡之際,亡魂便會出現。肉眼凡胎之人看不到它們,卻可以在風中聽到它們的歌聲:“嗚呼啊嗚嗚呼兮嗚,哈哈嗚兮烏其光,嗚兮呼兮落鬼鄉,嗚啊,嗚啊,嗚啊——嗚、嗚、嗚、啊!!!”

  這帶著奇異的韻律、令人毛骨悚然的歌聲似乎具有某種魔力,一具具腐爛的尸體好像受到了召喚,從詛咒之地那片黑暗的沼澤中緩緩站起,僵硬的和著那歌聲手舞足蹈,似在尋找歌聲的源頭,又仿佛在進行一場盛大的狂歡。

  詛咒之地,這是亡魂與陰尸的樂土,是蒼生界武者的禁地。

  距離詛咒之地不足五里的空地上,數個如同惡魔般的重甲騎士兇狠地竄出!這些騎士身上的重甲鑄造著多達十幾根,長約半米的鋼刺,尖銳的鋒芒在月光的映襯下閃爍著死亡的光輝。

  胯下的戰馬也是神駿至極,馬背上覆蓋著厚重的鎧甲,沉重的馬蹄踐踏大地,地面上的青石都要化為粉末。騎士左手拉著馬韁,右手握著漆黑的長槍,槍芒拖地,擦出連串的火花。

  “郭統領,前面怎么回事?”遙望到詛咒之地的詭異景象,為首的重甲騎士左手提起馬韁,雄偉的戰馬人立而起,前蹄重重落下,在地面上留下兩個深坑。騎士掀開臉上的面具,露出一張白皙、英俊的面孔,他的面頰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

  “二爺!”郭統領是一位三十多歲,身材魁梧的漢子,握了握手里的長槍,眼底閃過一道凝重之色,沉聲道:“現在正值蒼生歷鬼月,陰氣升,陽氣降,這些亡魂野鬼、行尸走肉怕是所有感應,故而興風作浪。”

  “萬鬼夜哭,陰尸亂舞……”重甲騎士眼里血光迸射,身上徒然爆發出一團怒意,便好像即將噴涌的火山,隨時都可能爆發:“好一個長公子!這四年來,竟讓我兄弟在這種地方受苦!”

  “二爺,你有所不知。”真切的感受到騎士身上的殺意,郭統領皺了皺眉頭,硬著頭皮道:“當年三爺無錯犯下重過,長公子也是迫于無奈……”

  “放屁!”郭統領話未說完,重甲騎士不屑的冷笑了一聲:“‘無錯’兩個字也是你配叫得?哼,不說我倒是忘了,你郭統領是楊萬里的走狗!”

  郭統領臉皮一抖,急忙住口不言,將軍府內這種庶嫡之爭他還是不參與的好。

  “少主,你快看,那是不是三爺?”

  重甲騎士余怒未消,身后隨從忽然開口。顧不上斥責郭統領,重甲騎士急忙抬頭看去,目光所及之處,視線當中出現一位瘦弱的黑衣少年,由于距離較遠看不清楚相貌,但從身材上看,最多也就是十五六歲的模樣。

  這少年甫一出現,原本亂哄哄的陰尸似瞬間有了感知,嘴里發出低沉的嘶吼,從四面八方朝著少年蜂擁而來。

  重甲騎士面帶焦急之色,正準備縱馬前去相認,耳畔恍惚傳來少年詭異的歌聲:“留兮念兮舍呼舍呼,冤兮橫兮兮誰呼獨嗚!身兮魂兮歸呼嗚呼啊呼,歸呼歸呼啊呼嗚呼兮嗚呼嗚呼!”

  和著歌聲,少年周身泛起陰森的烏光,無數復雜的黑色符文便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從少年的脖頸蔓延到整張面龐。少年面色扭曲,顯然是遭受了異樣的痛苦,隨著烏光熾盛,亡魂停止了嘶吼,陰尸感到了戰栗!

  郭統領渾身巨顫,不可思議的看著對面的那瘦小的人影,滿目愕然。此時的少年在他們眼里如鬼似魔,亦真亦幻,根本分不清真假。他好像是地獄爬出來的惡鬼,又好像是掌控一方的鬼王。

  少年緊閉的雙眼猛然睜開,環繞在周身的森森鬼氣如百川歸海瘋狂朝著他眼中匯聚,幾個呼吸間少年眸中再無白色,兩個空洞的眼眶深不見底,竟似溝通了幽冥鬼府。

  “鬼使!”郭統領目光中閃過異樣,心頭倏然閃過兩個字。

  亡魂陰尸,少年鬼使!

  極具沖擊力的場面讓這隊從尸山血海滾爬出來的武者也是戰栗不止!

  “歸!”

  少年用異樣的音階從嘴里吐出一個字,右手捏了一個并不復雜的法印,雙眼當中有若實質化的幽冥氣焰翻滾而出,那氣焰怒而不散,在少年正上方凝聚成一塊遮天蔽日的黑色令牌!

  皓月失色,星落如雨!

  “彭!”

  令牌只持續了短短的一瞬,爆裂之后化成密密麻麻無數道黑色符文,沖著亡魂陰尸籠罩而下!

  “嗚呼啊嗚嗚呼兮嗚……”

  “嗚兮呼兮落鬼鄉……”

  “嗚啊……嗚啊……嗚啊……”

  耳畔亡魂歌聲越來越小,陰尸亦好像被人抽走了所有的力氣,如爛肉碎骨一般緩緩癱倒,種種異像逐漸歸于虛無。

  天若潑墨,忽又復明,一道白光從少年的頭頂飛射而出,少年身子晃了幾晃,緩緩地跪在地上。

  少年似已人事不省,重甲騎士登時目呲欲裂,催動戰馬瘋狂沖向詛咒之地。

  “哼!”

  馬隊剛要踏入詛咒之地,空中飄忽傳來驀然輕哼,這聲音并不大,可聽在這一干武者的耳朵里卻如魔音灌腦,武魂幾乎當場飄散。有些修為低的重甲騎士當場吐血,搖搖欲墜的摔下戰馬。

  “尊者級……”為首騎士擦干嘴角的一抹猩紅,喃喃的吐出三個字。騁目看去,一位身穿黑袍的佝僂老嫗從詛咒之地深處走來,她用一只黑色,干癟,蒼老,如樹枝又如鬼爪一般的手,在一根烏黑拐杖的幫助下,顫巍巍向前行走。那張臉藏在黑漆漆的斗篷當中,只露出一雙黑漆漆的瞳孔。

  那黑袍老嫗走到少年鬼使的跟前,少年好似恢復了一些氣力,以手撐地,僵直的站起身,目光茫然的看著老嫗。

  “走吧。”黑袍老嫗輕嘆口氣。

  眼看著少年就要跟老嫗離開,顧不上那黑袍老嫗恐怖的修為,為首的重甲騎士武脈沸騰,高聲道:“前輩留步!”

  “魂之凋零兮飛狂,魄之散落兮空亡;鬼之飄舞兮天堂,靈之轉生兮青囊。”黑袍老嫗輕聲念了四句詩號,一股磅礴的黑色能量沖騰而起,在空中化成碩大的三頭猛獸,駭得天地變色,星月無光。

  “青娘。”原本失魂落魄的少年聽到那騎士的聲音身子微微一顫,就在老嫗要痛下殺手之際忽然開口,伸手抓住了她的拐杖,微微搖頭。

  “你認得他?”黑袍老嫗眼眸里閃過一道異色,聲音里帶著一絲捉摸不透的味道。

  少年微微點頭,又搖搖頭,遙遙的看著重甲騎士,臉上露出了極度痛苦之色。

  “我明白了。”黑袍老嫗遲疑了一下,散去了渾身的氣勢,空中幻化出的三頭猛獸驟一消散,包括重甲騎士在內的一干武者頓時長松口氣。

  “蒼生界的武者越來越沒規矩,區區一個六脈武徒也敢在本宗主面前大呼小叫?”黑袍老嫗聲音明明不大,可卻偏偏能讓所有人聽得清清楚楚。

  “前輩,晚輩無意冒犯。”從黑袍老嫗的態度上看,對方并沒有再動殺機的意思,騎士從戰馬上翻身而起,行禮道:“晚輩是青陽城將軍府二公子楊逸,前輩身旁的少年正是我那整整四年下落不明的三弟楊無錯,請前輩開恩賜予一見。”

  “原來你便是楊逸,難怪了。”見楊逸摘下頭盔,放下長槍,恭恭敬敬的雙膝跪地,黑袍老嫗聲音緩和了許多:“十方詛咒之地乃武者禁地,武師修為以下者一旦入內,武魂、武脈俱要受損,小小年紀修行不易,去吧。”

  “前輩欺我!”楊逸跪行幾步,用力的搖頭:“三弟天資聰穎,可四年前也不過是二脈武徒的修為,他那個時候都進得了詛咒之地,為何現在的我又進不得?”

  “他?”黑袍老嫗看了一眼少年,嘴里發出讓人毛骨悚然的陰笑:“那你回去問問楊家人,楊無錯進來詛咒之地的時候到底還是不是武者,還是不是人!”

  “前輩,你這是何意?”敏銳的察覺到老嫗的聲音里再次殺機涌動,楊逸意識到事情似乎沒有那么簡單,沉聲問道。

  “楊家,好一個薄情寡義的楊家!”黑袍老嫗發出串串長嘯,帶著少年楊無錯轉身便走,楊逸正要阻攔,卻聽到一縷若有若無的聲音輕輕傳入他的耳中:“四年前,錯兒踏入詛咒之地,武脈盡斷,丹田盡裂,一百二十六個孔竅盡毀,武魂重殘,這就是你們楊家做的好事!”

  “啊!”

  黑袍老嫗每說一句,楊逸心頭殺意便多上一分。在他的記憶里,三弟無錯今年還不滿十六歲,也就是說,四年前,年僅十二歲的楊無錯就遭遇到了慘無人道的折磨!

  待等到老嫗的身影消失在詛咒之地,楊逸雙目布滿血絲,額頭上青筋暴起,仿佛發狂的野獸,擇人而噬!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玄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澳门玩一张牌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