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玄幻 → 絕世神皇

絕世神皇

千秋雪 著

連載中免費

  絕世神皇是由作者千秋雪編寫的一部玄幻類小說。講述主角秦軒在九玄星域中經歷一此次危險后,最終成長為絕世神皇的故事......想要了解更多內容的話就來閱讀全文吧。
  余姚被帶進去做檢查,檢查結果很快出來,不過榮錦卻眉頭緊鎖、一臉愁容。
  曾墨白心中涌出不好的預感,低沉著聲音問:“怎么樣?難道她和倩兒的配型不對?”
  榮錦搖頭說:“不是,是余小姐有嚴重的貧血癥狀。自己的身體就很差,如果給倩兒捐骨髓,恐怕對自身的傷害……作為一名醫生,我是不建議這樣的身體狀況做這么危險的事。”
  “可是除了她,我們沒有別的人選。”曾墨白低沉著聲音說。
  榮錦點頭,苦笑說:“作為倩兒的男朋友,我自然是希望倩兒能夠得救。但是作為一名醫生……大哥,這件事還是告訴余小姐,讓她自己定奪。”
  “我來說。”曾墨白道。

145.8萬字更新:2018/01/29

在線閱讀

  絕世神皇是由作者千秋雪編寫的一部玄幻類小說。講述主角秦軒在九玄星域中經歷一此次危險后,最終成長為絕世神皇的故事......想要了解更多內容的話就來閱讀全文吧。

小說簡介

  九玄星域,浩瀚無窮,星域之上有著一幅美麗圖卷,囊括億萬世界,無數星辰閃爍其上,每顆星辰都寄宿著一顆靈魂體,或為絕世妖獸,或為鋒利神兵,或為神奇天賦神通……每突破一個境界便可以溝通天地,引星辰光輝入體,獲得后天賦予的能力。風云卷,天驕現,各種混沌體質紛紛降世,武道文明重現光輝,少年自天山而下,肩負無上使命,強勢崛起,轉蒼穹,逆乾坤,成就那絕世神皇。

  絕世神皇標簽:熱血,爽文,玄幻

免費閱讀

  靈鷲峰,四季飄雪,大地之上鋪就著厚厚的積雪,放眼望去一片蒼茫,高聳的峰頂直插云天,仿佛是一根巨指,矗立在天地間,故又稱為天山。

  此時靈鷲峰頂,萬丈懸崖之巔,秦軒端坐在雪地之上,雙眸緊閉,十指交叉,稚嫩的臉龐上覆蓋著一層薄薄的冰霜,寒氣逼人。

  “希望這一次能夠成功。”秦軒心中祈禱道。

  “你的體質極為特殊,需盡早尋找一極寒之地淬煉肉身,否則此生都將無法修煉,切記……”

  秦軒的腦海中不斷響起這曾經在他夢中響起的話,正是因為此話,他才來到了這靈鷲峰。

  狂風不斷襲來,瘋狂呼嘯,拍打著秦軒的瘦弱的身軀,虛空中飄蕩著寒冰之氣,寒冷徹骨,然而秦軒始終不動如山,絲毫不受其影響。

  若是觀察仔細,則會發現在秦軒的周身,一縷縷純正至極的天地靈氣正聚集成團,在空中盤旋,蘊藏著磅礴的能量,隨后自頭頂而下,緩緩進入了他的身體。

  “引天地靈氣入體,貫穿經脈,九轉九回,周天相合,方能凝魂。”

  隨著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匯聚在秦軒周身的天地靈氣越發的恐怖,隱隱形成靈氣風暴。

  蒼穹之上,黑云滾滾,依稀可見數道恐怖的雷蛇盤旋在云霧之中,吞吐極致毀滅氣息,遽然間,一股恐怖的壓力從天穹降落而下,壓迫著這整片空間。

  “噗!”一口鮮血從秦軒口中噴射而出,整個身體軟軟的倒在雪地之上。

  血色灑落在雪白之上,是那么的明顯鮮艷,日光照耀下,平添了一分悲涼之意。

  “為何還是這樣?”秦軒睜開了雙眸,眉頭緊鎖,臉上浮現出一抹濃濃的失望,似乎對這結局有些不甘。

  望著那廣闊蒼穹,秦軒的眼神中有著一絲向往與迷茫。

  傳說,在那廣闊的天穹之上有一卷美麗至極的畫卷,其上包含有諸多天魂,如同星辰般閃爍在畫卷之上,可供武者溝通,通達萬法,玄妙至極。

  修煉之途,始于吸收天地靈氣,到了一定時機便可以溝通天穹上的天魂,引魂入體,若是有幸通過了天魂的考驗,便可以得到天命的眷顧,將被賜予天魂的能力,此即為凝魂。

  然而天命卻跟秦軒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似乎從一開始就將他拋棄了。

  天賦一般的普通人能引天地靈氣入體,凝聚屬于自己的元魂,成為一名真正的武修,即便是廢魂者,雖然他們不能凝聚元魂,但也可以吸收天地靈氣,強身健體,所擁有的力量同樣遠超常人。

  但秦軒即便是連最基本的吸收天地靈氣都無法做到,更談不上凝聚元魂了,在他人眼中,就是一個一無所用的廢物。

  三年時光,其他同齡人皆都凝聚了自己的元魂,開始修行之路,而他,毫無寸進。

  懷著一絲希望,他遵循夢中那一道不知從何處響起的聲音,毅然只身離開了家族,放棄少爺身份來到這極寒之地,又度過了三年時間,結果依舊。

  長輩們曾說過,最佳凝魂的時間是在十六歲之前,錯過了這個時間,將會變得很難,很難。

  他一直幻想著能凝聚自己的元魂,想知道身體究竟會有怎樣的玄妙變化。

  在無盡星域之中是否真的有靈魂的存在,能夠賦予常人難以想象的能力,那無數人傳揚信仰的美麗圖卷又是否是真實的?

  然而這一切已經變得那么的遙遠,遙遠到讓人絕望,遙不可及。

  “果真是連天都要拋棄的人,天命不可違,人力又豈能阻擋,倒真的有些不自量力了。”秦軒苦澀一笑,隨即拍了拍身上的積雪,站起身來。

  “誰說天命不可違,若有心,你可逆天而行!”

  一道滄桑的聲音在秦軒腦海中突兀的響起,秦軒心頭猛地一顫,神色瞬間凝固在那,似有些激動。

  若有心,可逆天而行!

  “這聲音好熟悉,似乎是……”秦軒猛然間回想起當初在夢中的那道聲音,和剛才這聲音竟然驚人的相似!

  “小家伙,三年不見,你過得可好?”那道滄桑聲音再度傳來。

  秦軒目光朝著四周望去,卻只看到白雪茫茫,四下空無一人。

  “不用找了,我在你身體里面。”老者笑著說道。

  “什么?”秦軒神色一愕,隨即轉化為濃濃的震驚之色,失聲道:“您是靈魂體?”

  他曾聽長輩說起過,強大的武修可以靈魂出竅,遨游于天地間,不受形體的約束,即便是肉身死了,只要有一絲靈魂,依舊可以重塑肉身,再次恢復到以前的修為。

  “不完全對,我名為焚天,你可以稱呼我為焚老。”

  “焚老。”秦軒輕聲喚道。

  然而焚老此時卻沉默了下來,并沒有回應秦軒,似乎陷入了一陣回憶當中。

  “焚老,您怎么了?”秦軒關心的問道,他隱約感受到焚老情緒發生了一絲波動。

  “沒什么,只是想到一位故人了。”焚老輕嘆了一聲,問道:“你還記得我曾經對你說過的話嗎?”

  “從未忘記,我一直以極寒之氣淬煉肉身。”秦軒如實答道。

  “很好,已經達到了修煉的基本要求,先看看自己的經脈吧。”體內再次傳來焚老的聲音。

  話音落下,一股恐怖靈魂力量從秦軒體內席卷而出,如洪流一般迅猛磅礴,仿佛擁有無窮的偉力,整片虛空都在顫抖著,似乎無法承受這等偉力。

  靈魂力量瞬間化作萬千道光線,劃破虛空,耀眼無比,將整片空間都照亮開來,光芒閃爍間,連成了一條條金色的光線,相互交錯在一起,渾然天成,很快便是織就出了一張紛繁復雜的巨網,懸浮于空,奇妙無比。

  秦軒驚顫看著眼前那張金色的巨網,心中震撼莫名,那一條條金色的光線,就是自己體內的經脈嗎?

  而在光線的交叉處,卻是透著淡藍色光芒,像是顆顆星辰一般,足足有一百零八個之多,層層包圍,隱隱蘊藏著天道至理。

  “那是什么?”秦軒指著那些藍色光點,疑惑的問道。

  “封印之星。”焚老解釋道:“你之所以不能修煉,是因為你的經脈隱藏著一座大封印之陣,名為星辰萬象圖,就是此陣斷了你的修行之路。”

  “星辰萬象圖?”秦軒聽到自己體內竟然蘊藏著一座星辰陣法,內心狠狠的震顫了一下,竟然是因為一座陣法,他六年來修為沒有寸進。

  “那藍色的封印之星便是星辰萬象圖的陣法關鍵,你若要開始修煉,必須將這些封印之星逐一打開,若將來封印之星皆被你破開,那時你的實力必然達到了一個極為可怕的層次!。”焚老感慨道。

  “太好了!”秦軒心中一陣狂喜,多年來的夢想終于就要實現了,腦海中不由得浮現出兩道身影,嘴角微微上揚,勾起一抹燦爛笑容,暗道:“雨煙、小凡,我馬上可以修煉了,一定要等我回來!”

  “但別高興的太早了。”焚老突然間說道,使得秦軒神色一僵,呆呆的看著焚老,不知此話何意。

  “星辰萬象圖乃是絕世大陣圖,每一個封印之星都很難攻破,尤其是第一顆天命星,難度極大,需一切東西準備齊全之后才能嘗試破星。”

  秦軒聞言點了點頭,道:“我立即下山,以家族的底蘊要找到那些東西應該不難。”

  “既然如此,那你便動身吧。”焚老傳出最后一道聲音,隨即沉寂了下去。

  此時在林云的丹田之處,一道黑色虛影懸浮在那,身上沒有一絲氣息散發出來,然而他周身的虛空竟像是被凝固了一般,一切都靜止了。

  一位白發蒼蒼的老者正閉目養神,身穿極其簡樸的白色布衣,蒼老臉上刻滿了皺紋,嘴唇有些干癟,最令人驚奇的是那雙深邃如星辰般的瞳孔,仿佛有著無窮的魔力,讓人看了一眼便要沉淪進去。

  “小家伙,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九玄星域已經等不起了。”

  ……

  天炎城,秦家。

  秦府乃是天炎城幾個頂尖家族之一,底蘊雄厚,坐擁土地無數,傳承了數百年之久,是名副其實的武道世家。

  此時在秦府門外,一位白衣少年從遠處飛奔而來,風塵仆仆,白色衣衫上滿是塵土,似乎是一路奔跑過來。

  “咦,那不是秦府的天棄之人嗎,據說三年前他離開了秦府,現在怎么又回來了?”有人認出了秦軒,低聲對身旁一人說道。

  “這孩子也是怪可憐的,天生不能修煉,只能淪為常人,偏偏還遇上這種事,真是命運弄人啊!”

  “誰說不是呢,算了,連天都要放棄,此子一生算是荒廢了!”有人嘆息道,向秦軒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秦軒自然是聽到了周圍人的議論聲,但卻并不生氣,他這一次回來就是為了重新修煉,當然不會把這些話放在心上。

  “三年時光,我終于回來了!”秦軒看著眼前那熟悉的府邸,心中感慨萬千,高高掛起的秦府二字依舊是那么的氣勢磅礴,還有那門前兩尊雄獅金像仍然雄武輝煌,就連那守門的侍衛身軀都是一如既往的筆直挺拔,透著一股威嚴之氣。

  一股熟悉的記憶突然涌上心頭,秦軒臉上不禁露出燦爛的笑容。

  一切,似乎都沒有改變,如同往常一樣。

  帶著一絲欣喜之色,秦軒踏步而出,走向秦府大門。

  “站住,來者何人?”守門的幾位侍衛見秦軒朝著大門走來,立刻叱喝道。

  “嗯?”秦軒腳步微頓,目光看向那幾位守衛,似乎發現了什么,隨即笑著道:“你們應該是新來的守衛吧?我是秦軒少爺,許久沒回來過,沒認出我來不怪你們!”

  秦家作為天炎城最強大的家族之一,守衛經常更換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這一點秦軒是知道的。

  “哪來的秦軒少爺,我們這里只有秦凡少爺,你若是要鬧事可別怪我對你不客氣!”其中一位守衛冷喝道,眼神深處悄然間閃過一抹陰冷之色,轉瞬即逝。

  “秦凡少爺?”秦軒神色一凝,在秦家少爺之名只會屬于一個人,那就是族長之子,除非秦軒死了,否則秦家少爺只會是他,不會是其他人。

  但如今這些守衛竟然都稱不認識自己,稱秦凡為少爺,這讓他隱隱感覺有些不對勁。

  “族中近來可發生了什么大事?”秦軒看向那幾人問道。

  之前說話那守衛明顯露出不耐煩的神色,拔出寶劍指著秦軒,怒道:“你若敢再胡言亂語,信不信我當場斬了你!”

  旁邊幾個守衛紛紛詫異的看向那人,正欲開口詢問,卻見那人使了個眼色,幾人瞬間明白了什么,皆都閉口不言。

  “放肆!”秦軒神色一冷,目光逼視那說話那人,道:“既然如此,你去叫秦凡出來見我,我讓他告訴你們我究竟是誰!”

  “不用叫了。”這時秦府內傳來一道淡淡的聲音,隨即只見一男一女挽手漫步而來,臉上盡是笑意,眉目傳情,舉手抬足間皆都透著曖昧,行走速度極慢,似乎絲毫不在意門外站立許久的秦軒。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玄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澳门玩一张牌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