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總裁 → 霸少獨愛

霸少獨愛

木空言 著

完本免費

  主角是沈糖顧北行的小說名叫《霸少獨愛》是作者木空言原創的一本豪門總裁小說。整個城市陷在瓢潑的大雨中,而今天是她人生中最狼狽的一天,自己喜歡了那么多年的男人,當著眾人的面和她悔婚,她一時氣暈了頭,隨便找了個冷面的男人應了急,卻不知道,這個男人已經等了她很久了......
  A城一連幾天的好天氣似乎都是為了晚上的這場大雨,沈糖穿著一身潔白的婚紗站在易家的別墅樓下,任由這傾盆的大雨將自己淋了個通透。
  而就在沈糖身后不遠處則停著一輛低調奢華的巴博斯,因為雨勢實在太大了,車子里的司機老張不得不打開雨刷,猶猶豫豫的問坐在后座冷這一張俊臉,不動如山的顧行北:“先生,要不要我下去給夫人送傘?”
  “不用!”顧行北的聲音冷得像臘月里的寒冰。
  整個A市都知道,今天是他顧行北大婚的日子,可此刻他的新娘卻出現在另一個男人的樓下,像這樣的新聞,要是明天見了報,恐怕又得是頭條!
  雨幕中的沈糖凍得嘴唇青紫,卻依然固執的不肯離開,目光始終盯著易家別墅的門口,生怕漏掉什么似的。
  易家守門的管家實在看不過去了,舉著一把大黑傘拉開雕花鐵門走出來,遮在沈糖頭上,苦口婆心的勸道:“沈小姐,你還是回去吧,我家少爺他……他不在!”

113.92萬字更新:2018/07/01

在線閱讀

  主角是沈糖顧北行的小說名叫《霸少獨愛》是作者木空言原創的一本豪門總裁小說。整個城市陷在瓢潑的大雨中,而今天是她人生中最狼狽的一天,自己喜歡了那么多年的男人,當著眾人的面和她悔婚,她一時氣暈了頭,隨便找了個冷面的男人應了急,卻不知道,這個男人已經等了她很久了......

免費閱讀

  沈糖看了眼這個喜形不行于色的顧家管家,再看看他身后那兩排同意沒什么表情的傭人,心想到底什么樣的人就有什么樣的屬下,顧行北那個不茍言笑的個性使得他身邊的人,一個個都跟他一個德行!

  沈糖下了車,跟著福伯走進別墅的大廳,這才發現顧家老宅外表洋氣,可里面的裝修卻是十分復古,且不說客廳里那一盞花式繁瑣的吊燈,就連沙發桌椅都是清一色的紅木的。

  因為是冬天,屋子里鋪著長毛的波斯地毯,沈糖穿著她那一身滴水的婚紗,有些不好意思往里面邁腳。

  福伯走在前面,沒有見到沈糖跟進來,轉頭一看,立刻明白了她的尷尬,于是吩咐身邊的女傭:“去給夫人準備一套干凈的衣服。”

  那個女傭答應著退了下去,管家又對著沈糖吩咐:“夫人在客廳稍等一下,我去讓人準備熱水。”

  沈糖渾身濕噠噠的,夜風一吹,冷得打了一個激靈,望著福伯離開的背影,她猶豫再三,在凍死和弄臟顧行北家的地毯之間毅然選擇了前者。

  “糖糖!”

  一個清潤的男聲從沈糖背后響起,正在東張西望的沈糖嚇了一跳,轉頭一看,這才發現出現在她身后的不是別人,正是顧家的正牌少爺顧行南。

  A城無人不知,顧行北只是顧遠東的養子,而從小身體不好,連行走都不得不靠輪椅幫忙的顧行南才是他的親生兒子!

  顧行南跟顧行北不一樣,顧行北十分英俊挺拔,而顧行南身形十分單薄,臉上有著病態的蒼白,像是常年不見陽光一樣。

  此刻他坐在輪椅之上,臉上帶著清淺的笑容,輕輕地喊沈糖的名字。

  如果說沈糖在顧家還有喜歡的人,那么就是眼前這個顧家二少顧行南了!沈糖的爸爸沈清河是顧家的私人律師,因著爸爸工作的關系,沈糖很小的時候就有機會出入顧家。

  第一次見到顧行南的時候是在沈糖十二歲的時候,她跟著爸爸一起來顧家談事情,到了顧家之后爸爸就去了二樓顧遠東的書房,留下她一個人站在草坪,小時候的沈糖對于陌生的地方顯得相當局促,而就在這時一塊金黃色的亮光晃了她的眼睛,她抬頭一看,發現二樓的陽臺上有一個坐在輪椅里的大哥哥正拿著一塊鏡子折射陽光玩耍呢。

  “二少爺?”沈糖沒想到顧行南這么晚了還沒睡。

  “怎么?我大哥沒有跟你一起回來?”顧行南狀似無意的問,他的臉色蒼白,可唇色卻異常的紅艷,他說話的語速很慢,即使是在大冬天,額上還是出了一層細細密密的汗。

  沈糖有些尷尬,總不能對著顧行北的弟弟說我巴不得你哥不回來這種話吧,于是只能吱吱嗚嗚的說:“他……可能有工作要忙吧。”

  顧行南手帕抵在唇角,低低的笑,笑得胸膛不斷起伏。

  沈糖覺得怪異,問他:“你笑什么?”

  顧行南這才發現自己失態了,好半晌,正經了神色,說:“我大哥可是很多女孩子的夢中情人,大嫂,你可要上點心了!”

  沈糖不知道顧行南說這話是什么意思,但顧家人的心思,向來不是外人能夠揣測的,沈糖也并沒有因此多心。

  “夫人,熱水準備好了,你的房間在二樓轉角第一間。”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的管家福伯公式化的說完,連看也沒看顧行南一眼,直接把沈糖帶著上樓去了。

  沈糖走到樓梯轉角處,回過頭來看下面的顧行南,而顧行南也正面帶微笑的看著她。

  顧行北從外面回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下午了,沈糖淋了雨,有些感冒,連早餐都沒有起來吃,福伯這才火急火燎的給顧行北打了電話,顧行北當時正在公司開會,接到電話皺了皺眉,丟下一屋子的高層,連句解釋都沒有就吩咐司機備車。

  這緊趕慢趕的,總算是到家了,福伯陪著他從車庫一路走進客廳,本以為顧行北會直接去臥室看沈糖的,可沒想到顧行北這會兒倒顯得優哉游哉起來。

  顧行北從外面回來,深色的西裝外面套了一件同款的風衣,屋子里開著地暖,他便把風衣脫下來交給福伯掛在手上。

  “夫人怎么樣了?”顧行北站在客廳,望著二樓的方向,冷聲問道。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澳门玩一张牌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