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言情 → 情寄錦時

情寄錦時

葉蓁 著

言情總裁

寧希程錦時結局是什么?《情寄錦時》小說又名《撩心甜妻嫁進門》《婚纏不休:前夫,別亂來》,是由網絡作者葉蓁寫的一本現代言情作品。母親臥病不起,渣爹就迫不及待地將小三娶進門,她大鬧婚禮現場,卻不想她成了最難堪的人,她迷茫無助,他如天神般降臨,將她護住,一顆心也跟著淪陷。
  寧氏集團起步的資金,是我外公外婆的養老錢。當時我爸一窮二白,我外公外婆都不同意這門婚事,還是在我媽的堅持下,才妥協了。至今,寧氏已經是南城知名度不小的企業了,只不過我從未在外面提起過自己的家世。她一言難盡的看著我,把手機屏幕朝向我,“你看,這是你吧?”——寧氏集團千金寧希,昨日與身份不明,疑似牛郎的男子,共度春宵。
  碩大的標題刺得我眼睛生疼,內容更是把我的私生活寫得糜爛不堪。配圖是我今天早上發給宋佳敏的那兩張照片,我為了氣她,拍的時候和程錦時靠的很近,更是露出了肩膀上斑駁的吻痕。至于程錦時,更是被戴上了牛郎的帽子。我的思緒被炸得四分五裂,全身都僵住了,所有的血液直沖腦門。照片,我只發送給了宋佳敏!

63萬字更新:2019/05/24

在線閱讀

  寧希程錦時結局是什么?《情寄錦時》小說又名《撩心甜妻嫁進門》《婚纏不休:前夫,別亂來》,是由網絡作者葉蓁寫的一本現代言情作品。母親臥病不起,渣爹就迫不及待地將小三娶進門,她大鬧婚禮現場,卻不想她成了最難堪的人,她迷茫無助,他如天神般降臨,將她護住,一顆心也跟著淪陷。

免費閱讀

  我這才反應過來,連耳根好像都在發燙,連忙從他懷中掙脫,“對,對不起……”

  我強忍著膝蓋的疼痛站著,傷口有些觸目驚心,但好在已經沒有流血了。

  他睨了我一眼,眼角眉梢皆是淡漠,轉身鉆進車里,驅車離開。

  我怔了怔,心底里涌上一股歉疚。

  前一陣我還差點和他表白,結果今天,他的女朋友甩了他,嫁給了我爸。

  真是可笑至極。

  我回到醫院時,天已經有些暗了。

  我一瘸一拐的找了個醫生,幫我處理傷口,剛包扎好,門外一個經過的護士探頭進來,“寧希你回來了?你媽媽正在搶救……”

  我噌地站了起來,急忙問道:“怎么回事,在哪個搶救室?”

  她解釋道:“不清楚,好像是突然呼吸困難了,在5樓搶救室。”

  我大腦有些發懵,急匆匆的往手術室跑去,似乎慢一秒,就會錯過什么最重要的東西。

  我剛跑到手術室門口,門就打開了,醫生神色肅穆,“你母親身體狀況很不樂觀,需要盡快手術,否則再發現今天這種情況,就會更危險。”

  我胸口很悶,很快點頭,問道:“好的,最快什么時候可以安排手術?”

  他從助理醫師手中拿過資料夾,看了一眼,“下周四就可以,手術費用大約在二十萬左右。”

  “好,那麻煩您幫忙安排,錢……我會盡快繳上。”

  我應了下來,跑到收費處查了查媽媽診療卡里的余額,只剩三千多了。

  最后一次往診療卡里充值后,我身上也沒什么錢了。

  我有些茫然的走回病房,醫生的話在腦海里一遍又一遍的回放。

  我特想哭,但看見病床上昏迷的媽媽,又仰了仰頭,硬生生把眼淚憋回去。

  拿出手機翻了一遍通訊錄,指尖最終停在了寧振峰的號碼上。

  猶豫了許久,還是走出病房,撥出了電話。

  很快,傳來女人冷淡的聲音,“寧希?”

  是宋佳敏。

  我默了默,冷聲問道:“我爸呢?”

  她笑吟吟地說道:“他今天很高興,喝的有點多,在休息。你有事嗎?”

  我用力握著手機的手指泛白,“你讓他接電話。”

  她輕笑,語氣篤定,“有什么事和我說一樣,他不會想接你的電話。”

  我站在過道,朝敞著門的病房看了一眼,雙眸剎那間就濕潤了。

  我媽還躺在醫院,連離婚都沒辦,我爸就高高興興的再婚了,甚至連我們的電話都不愿意接。

  我深吸一口氣,“我媽需要做手術,要二十萬左右,等我爸醒了,你和他說一聲。”

  她譏誚道:“下午才鬧過婚禮,現在就來要錢,你未免太欺負人了吧?”

  我覺得特別好笑,諷刺道:“宋佳敏,你教教我,做小三怎么可以做到你這么不要臉?我爸媽連離婚證都沒拿,你們辦的是哪門子婚禮?!”

  她嗤嗤發笑,“離婚證是嗎,前天你爸就辦好了,你隨時過來看,不方便的話,我拍照發給你。”

  我愣住,前天我媽昏睡了一整天,我也守了一整天,不可能辦離婚證。

  正要反駁時,突然明白過來,以寧振峰的人脈,拿離婚證實在是太簡單。

  我的心如墜冰窖,一時間又恨又怨,更是替我媽不值。

  一股酸意涌上鼻腔,我笑了笑,聲音苦澀,“所以,你們說什么都不會出這筆錢,是嗎?”

  她不假思索,“是,我不會,你爸更不會。”

  我心底涌上一陣悲涼,竟有些慶幸我媽還在昏睡。

  她要是醒著,面對丈夫的無情,以及宋佳敏的以怨報德,心里得有多痛啊。

  宋佳敏是我爸司機的女兒,從小就經常來我家玩,特別是寒暑假,幾乎都在我家。

  我媽心疼她是單親家庭的孩子,總是給她買衣服鞋子,我有的,她都有。

  結果呢,二十多年,換來農夫與蛇的結局。

  她又譏諷道:“還有,寧希,錦時今天不過是用你來氣我,你別真把自己當一回事了。”

  我靠在墻壁上愣了許久,回過神來時,電話已經掛斷了。

  是啊,程錦時的親密,不過只是一出戲。

  我坐在病床旁,看著媽媽沒有一絲血色的臉,心里不斷的發沉。

  昔日,隨便一身行頭都是上萬的寧家大小姐,此時此刻,竟然被這區區二十萬給難倒了,真是諷刺。

  正在我焦頭爛額時,閨蜜周雪珂打電話過來,叫我去“夜色”酒吧陪她。

  我覺得很累,不太想去,但她失戀了,酒吧又魚龍混雜,我不去陪著也不放心,便答應了。

  我走到病床邊上,準備先把我媽的手機充上電,再過去找雪珂。

  不經意碰上指紋解鎖的按鍵,我下意識掃了一眼,整個人愣住。

  手機屏幕開了,微信對話框中,一張我爸和宋佳敏婚禮現場的照片,赫然在目。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顫著指尖往前面翻,還有他們的親密合照。

  而發消息的人,是今天中午才加上的好友,除了幾張照片,沒有任何對話。

  想到護士說我媽搶救是因為突然呼吸苦難,我心里翻起了驚濤駭浪。

  這個人發照片過來的目的是什么,是為了提醒我媽媽,還是想氣死我媽媽?

  我不寒而栗,擔心他再發什么過來刺激到媽媽,我本想直接刪除他,但又覺得,媽媽也許認識他。

  只好把手機放到了分診臺,拜托護士之后,才趕去酒吧。

  夜色是南城比較出名的酒吧,出名的原因是消費高得離譜。

  我找到雪珂時,桌上已經有幾個空酒瓶了,她喝得雙頰緋紅,朝我撲過來,“希希,還是你對我最好了……”

  我扶正她的身體,擦了擦她哭花的熊貓眼,“怎么喝成這樣了,我先陪你回家,好不好?”

  她拼命搖頭,倒了一杯酒放在我面前,“陪我喝嘛。”

  我輕吁一口氣,像是要發泄什么一般,端起來猛灌,嗆得眼淚都出來了。

  一杯接一杯,在醉意熏然的某個時刻,內心似乎可以得到短暫的安寧。

  本來是來勸她的,結果,我喝的連路都走不穩了。

  從洗手間出來,我猛地撞進了一個堅硬的胸膛,忙道:“不,不好意思……”

  他腳步虛浮的往后推了兩步,沒搭理我。

  我下意識抬頭瞥了一眼,下頜線條流暢而完美,好眼熟……

  程錦時?醉的都出現幻覺了么。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澳门玩一张牌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