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言情 → 沈綺羅厲以聿

沈綺羅厲以聿

燭照 著

言情

沈綺羅厲以聿是《此恨無關風與月》小說里的男女主角,此書又名《情在相逢終有期》,是由網絡作者燭照寫的一本民國言情小說。沈綺羅以為嫁給厲以聿,可以免她驚苦,免她流離,卻最終發現,他方才是她最大的人世驚苦,最大的顛沛流離,永無寧日。
  沈綺羅倔強的盯著他,忍著痛也硬要說:“她騙了你,當初在雪山上救了你的人是我……”
  咔,她的下巴被他捏脫臼了。
  厲以聿最厭惡這個女人之處,就是她總是謊稱他的救命恩人,騙他娶了她,結果卻……他惡狠狠地道:“你再冒領一次,我就豁了你的嘴。”
  沈綺羅不能說話,怒瞪著他。
  厲以聿:“你也假冒不了,救我的女子尚未婚嫁,如姬冰清玉潔,跟我的時候還是處子。你呢?”他的眼神變得陰狠,“你第一次給了什么野男人,現在可愿意說了?”
  沈綺羅痛得要命,像是要說什么,嘴里含混的嗚著。

6萬字更新:2019/09/16

在線閱讀

  沈綺羅厲以聿是《此恨無關風與月》小說里的男女主角,此書又名《情在相逢終有期》,是由網絡作者燭照寫的一本民國言情小說。沈綺羅以為嫁給厲以聿,可以免她驚苦,免她流離,卻最終發現,他方才是她最大的人世驚苦,最大的顛沛流離,永無寧日。

免費閱讀

  漫天大雪,冰寒三尺,今日的南寧王府,正在張燈結彩,慶祝南寧王新納了一個寵妾。

  偏院的一間柴房里,一個老婆子虎著臉,不耐煩的把一碗飯放到柴房門口,道:“吃飯了。”

  柴房里面一個瘦弱的人影慢慢坐了起來,緩緩伸出手來拿過那碗涼了的飯,柴房極冷,她的臉色極為蒼白,瘦削而憔悴的樣子,任誰都很難相信,這是上個月還是南寧王妃的沈綺羅。只有仔細端詳,才能看出她曾經揚名京城的無雙美貌。

  幾個丫鬟剛好從偏院門口路過,一邊歡快的嘰嘰喳喳:“今天王爺帶來的新夫人可真美呢。”

  “是啊,據說王爺上次在邊關險些丟了性命,就是這個新夫人救了他,王爺癡情的找了她五年呢。”

  沈綺羅猛地起身,險些打了手上的碗。

  什么……什么新夫人?

  王爺在邊關丟了性命,是別人救的?怎么可能!她咬著牙,忍著腿上被凍傷的痛站了起來。

  ——

  南寧王府的后花園里,管弦絲竹,一片繁華盛景。

  南寧王厲以聿坐在主位上,身邊坐著一個美麗大方的女人,顯然就是今天的新夫人。厲以聿是邊關名將,身材高大,五官凌厲深刻,此刻眼睛里卻滿是寵溺,無微不至的照顧著身邊的那個女人。

  客人中有自小就跟南寧王相熟的,忍不住打趣道:“認識王爺這么多年,不知道王爺竟然是這般貼心的男人。”

  厲以聿伸手將女人攬到懷里,挑眉看過去:“對心愛的女人,當然要好了。”

  賓客們哈哈大笑,他懷里的女人嫣紅了臉,本就美麗的臉蛋顯得更加嬌嫩欲滴,不少年紀尚輕的公子們看得直了眼,心下贊嘆南寧王真是好艷福。

  新夫人柳如姬識大體的從他懷里坐起來,給他親自斟酒,捧到他面前,厲以聿含笑瞅著她,就著她的手喝下去,恩愛的又是一片滿堂彩。酒過三巡,已經有人開始喝多了,酒酣腦熱之際口無遮攔的感嘆:“以前王妃在的時候,王府里可沒有這么熱鬧過。”

  宴席靜寂了一瞬,旁邊立刻有人戳他一下,示意他慎言。厲以聿凌厲的目光投了過來,那個闖禍的人總算酒醒了,后背驚出了冷汗。

  那個上個月才廢了的王妃,可萬萬不能提,她本是京城沈丞相的小女兒,但是上個月沈家被發現有謀反的嫌疑,滿家抄斬,只有沈綺羅因為嫁給了王爺,免遭死刑,但是也已經被厲以聿廢了王妃之位。

  最糟糕的是,厲以聿娶了她三年,從來沒把她放在眼里過,每次宴席上兩個人同時出現時,厲以聿連夫妻和睦的表面功夫都懶得做,徑直冷落她,態度跟對眼前的如夫人可是天壤之別。

  一片可怕的靜默中,竟然是柳如姬微笑款款的打破了沉默,柔聲對厲以聿道:“王爺,如姬入府還沒拜見過姐姐呢,是不是失了禮數?”

  厲以聿皺起眉頭:“那種女人,你見她做什么,臟了你的眼睛。”

  他話音落下,花園入口卻傳來一陣喧嘩,門口丫鬟著急的大叫:“沈小姐,您不能進去,王爺在里面設宴呢!”

  沈小姐?

  厲以聿眼底陰霾頓生,剛要趕她走,突然改了主意,笑得很是無情:“正好,就讓她進來。”

  沈綺羅被下人狠狠推了一把,跌跌撞撞的摔進了宴會里面。

  她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聽見周邊響亮的哄笑,心里一陣難堪。

  她畢竟是相國之女,何曾受過這份屈辱。

  賓客自然也都認出她來了,更是樂得欣賞鳳凰落難這番落魄凄慘的模樣,毫不掩飾的譏笑聲聲入耳。

  在她難堪至極的時候,席上傳來一道寵溺的聲音:“你素來愛吃這個,這是我讓人三百里加急送來的,你嘗嘗味道可還合你心意?”

  沈綺羅猛然抬頭,那聲音果然是厲以聿的,那樣溫柔寵溺的聲音,新婚夜之后,她就再也沒有聽到過了。

  只是眼下,他高高在上坐在主位,原來她的位置換成了一個嬌柔的美人。曾經他們坐在一起總是相隔甚遠,可如今厲以聿卻把女人攬在懷里,寵愛的喂她一顆葡萄,那樣的親昵,自己與他從未有過。而他懷中的美人十指纖纖,披著雪白的狐裘,一張臉嬌美動人。

  而她站在下面,一身灰色布衣四處破洞,曾經柔美的手指現在紅紅腫腫,還生著凍瘡,十分丑陋。

  沈綺羅閉了閉眼,強行讓自己忽略這一切,毅然抬起頭來大聲道:“王爺,民女有事稟報。”

  宴席上一切如常,沒人理她。

  沈綺羅忍下眼淚,剛想抬高聲音再喊一句,膝蓋忽然一痛,不知道什么打了她,將她打得踉蹌著跪在地上。

  厲以聿這才抬了頭,懶懶道:“既是罪女,就得學會守本分,見到本王就得跪著說話。”

  沈綺羅咬牙道:“王爺,這女人是個騙子,她……”

  啪,一個杯子被擲在她臉上,打得她臉一偏。

  動手的是厲以聿,他冷冷的看著她,吩咐旁邊的侍衛:“給我拖上來。”

  眾目睽睽之下,沈綺羅被像拖麻袋一樣拖到他腳下。

  厲以聿鉗住她的下巴,手勁大的幾乎要把她下巴卸掉:“你可知道當眾污蔑本王的夫人,是什么罪?”

  沈綺羅倔強的盯著他,忍著痛也硬要說:“她騙了你,當初在雪山上救了你的人是我……”

  咔,她的下巴被他捏脫臼了。

  厲以聿最厭惡這個女人之處,就是她總是謊稱他的救命恩人,騙他娶了她,結果卻……他惡狠狠地道:“你再冒領一次,我就豁了你的嘴。”

  沈綺羅不能說話,怒瞪著他。

  厲以聿:“你也假冒不了,救我的女子尚未婚嫁,如姬冰清玉潔,跟我的時候還是。你呢?”他的眼神變得陰狠,“你第一次給了什么野男人,現在可愿意說了?”

  沈綺羅痛得要命,像是要說什么,嘴里含混的嗚著。

  然而厲以聿似乎根本也不在意她說不說,有人來奏事,他邊將她隨手扔到一邊。

  只是聽完稟報,他突然又笑了,視線落到了地上的她身上:“你倒也不是完全沒用處,正好,我府里舞妓生病了,這一支舞,就由你來跳吧。”

  宴會獻舞?在當朝,只有舞妓才這么做。

  沈綺羅總算明白了,他讓她進來,就是為了變著花樣羞辱她的。何況,她若是真這么做了,被羞辱的不僅是她,還有已經慘死的整個沈家。

  沈綺羅艱難的擠出三個字:“你做夢!”反正家人已經死了,與其受這個侮辱,不如跟著家人一起死。

  厲以聿看明白她眼神中的決絕,嘴角一扯,冷道:“聽說滿門抄斬的時候,還漏下了一個女孩,不知道是不是你那不足月的妹妹……”

  沈綺羅頓了一下,慢慢站了起來。

  下巴脫臼著跳舞太掃客人興了,厲以聿招來大夫,給她簡單的接上。

  沈綺羅眼神冷冷的看著他:“甚好,那就跳羽衣霓裳舞吧。”她轉身走向宴會中央的看臺上,身姿決絕。

  倒是厲以聿,聽到羽衣霓裳那幾個字,眼神陡然陰暗了下來。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澳门玩一张牌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