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都市 → 龍抬頭

龍抬頭

撫琴的人 著

都市

張龍周晴是《龍抬頭》小說里的主要人物,此書又名《金龍翻身之小爺要逆天》,是由網絡作者撫琴的人寫的一本都市爽文。周晴似乎認出我了,眼神有點驚訝的樣子,沖我“哎”了一聲,然后朝我這邊走了過來。這一瞬間,我也挺緊張的,伸手握住了口袋里的那支鋼筆…
  不得不說,畢業幾年,周晴變化是挺大的,起碼不像以前那么刻薄,還知道設身處地的為別人考慮了;吳云峰就還是那樣,天老大他老二,唯他獨尊。
  過了一會兒,班主任在周晴、吳云峰等人的陪同下,一桌一桌地向我們敬酒,順便和大家說說話,問問大家最近怎樣。到了我這一桌,班主任照樣依次問了過來,問到我的時候,她明顯愣了一下,似乎想不起來我是誰了,但她很快沉著下來,隨口問我在哪工作?
  我說我在奇峰服裝廠,負責后勤方面的工作。我倒也沒謙虛,我在廠里確實負責后勤,有時候還接待一下客戶。但是班主任顯然會錯意了,以為我是打掃衛生的保潔,隨意“哦”了一聲,又說工作不分貴賤,哪行哪業都需要人手,就轉頭去問其他人了,顯然沒把我當回事。
  問了一圈,班主任好像想起什么,回頭和吳云峰聊了起來,說她兒子今年也畢業了,問吳云峰能不能給安排個工作。吳云峰說沒問題啊,正好周晴也在找工作呢,到時候一起去他父親的公司里吧。
  班主任連忙說了幾句謝謝,周晴倒是低著頭沒有吭聲。這時候,又有好幾個同學毛遂自薦,說想去吳云峰家的公司上班,吳云峰笑呵呵說他家廟小,裝不下這么多的大神,又輕飄飄地轉移了話題,大家也就沒有繼續說下去了。

509萬字更新:2019/09/23

在線閱讀

  張龍周晴是《龍抬頭》小說里的主要人物,此書又名《金龍翻身之小爺要逆天》,是由網絡作者撫琴的人寫的一本都市爽文。周晴似乎認出我了,眼神有點驚訝的樣子,沖我“哎”了一聲,然后朝我這邊走了過來。這一瞬間,我也挺緊張的,伸手握住了口袋里的那支鋼筆…

免費閱讀

  其實這一刻我已經等很久了,但當周晴真正朝我走過來的時候,我還是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該不該把鋼筆還給她。很快,周晴來到我的面前,但她顯然忘了我叫什么名字,遲疑了一下之后,才出于禮貌說老同學,很久不見啊,同時把手伸了出來。

  我苦笑了一下,松開口袋里的鋼筆,握住了周晴的手。自己眼巴巴等了這么多年,結果人家根本不記得我了,只能稱呼我為老同學,想想挺可笑的。不過周晴變化也挺大的,以前她都不會和我們這些人說話的,現在不僅和我打了招呼,還主動和我握手,看來她已經成熟不少了。

  我正猶豫要不要來個自我介紹,突然旁邊有個女生叫了一下周晴,那也是我們班一個同學,和周晴關系一直挺好。周晴沖我笑了一下,便朝那個女生走了過去,我還聽見那個女生悄悄問她那是誰呀,周晴小聲說不知道,就是覺得眼熟,才打了個招呼。

  兩個女生很快朝著樓上走去,我站在原地有些尷尬,正準備也上樓的時候,又聽見飯店外面,吳云峰他們也在討論周晴,有人問吳云峰搞定周晴沒有,吳云峰不屑地說早玩爛了,一群人立刻嗷嗚嗷嗚地鬼叫起來。

  以前在班上,吳云峰和周晴關系就挺好的,大家都猜到他倆以后會搞對象,但當這話從吳云峰嘴里說出來、還形容這么不堪的時候,我心里還是有些說不出的難過。但是除了難過,我也沒有其他能夠做的,只能嘆了口氣,朝著樓上走去。

  聚會是在二樓的一個大廳,已經來了不少的人,大家三三兩兩坐在一起聊天,看著還挺熱鬧。當然沒人注意到我,我的到來也沒引起誰的側目,仿佛我是一團空氣似的,不過我也早就習慣,并沒覺得有啥不舒服的,李磊很快看到了我,招手讓我過去坐在他的身邊。

  有李磊在,我的心里稍微踏實了點,不過這家伙也是個交際花,根本就坐不住,滿大廳里亂竄,和這個問好,和那個聊天,大多時候都晾著我。但交際花也分褒義和貶義,有的交際花手腕很強,有的交際花惹人生煩,李磊明顯就是后者,像他這種家境不怎么樣,畢業也沒混出個名堂來的,其實并不受人待見,過分熱情反而讓人討厭。

  有句話說得好,圈子不同就別強融,但是李磊沒有自知之明,還是硬往別人跟前去湊,沒少受人的白眼和揶揄,肯把他當朋友的估計就我一個。為此,我也沒少提醒李磊,但他反而說我不懂,說他這是在為將來鋪路,仍舊樂此不彼地到處和人打招呼。

  過了一會兒,除了在外地回不來的,其他同學基本都到齊了。讓我意外的是,高中時候的班主任竟然也來了,后來才知道這是同學聚會的標配,嚴格意義來說算是謝師宴,我是第一次來所以并不清楚。

  班主任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女人,我對她沒有太深的印象,就記得是個老好人,對誰都笑呵呵的。

  人都到了以后,大家就按次序坐下,能和班主任坐在一桌的當然都是精英,以前班上的風云人物或是現在發展不錯的,比如周晴、吳云峰等人,我和李磊這種的就在其他桌子上了,不過李磊心有不甘,一直往那桌去看,顯然很是向往。

  吃飯的時候,還是挺其樂融融的,大家的俏皮話一句接著一句,經常逗得班主任哈哈大笑,當然像我這種不善言談的,基本就一句話都不說了。隨著吳云峰端起酒杯,率領大家一起敬班主任,感謝班主任的栽培之恩,整個飯局終于進入,班主任的眼睛都濕潤了,連聲說著謝謝,還說希望每個孩子都好。

  后來就是隨意發揮,大家互相敬酒,有的敬吳云峰,有的敬班主任,也有往美女同學身邊湊的,看能不能發展一下,反正各懷鬼胎。我這種不善交際的當然坐在原地沒動,倒是李磊又開始到處竄了,尤其是往班主任那桌竄,挨個跟那桌的人敬酒,還說什么“同學情誼永存”之類的廢話。

  可想而知,吳云峰根本看不上李磊這樣的人,不停拿李磊開玩笑,句句都帶著刺,還讓李磊去跑腿,拿酒拿煙什么的。看著李磊點頭哈腰那樣,我心里挺不舒服,但是我也管不了他,最后還是周晴說了一句,讓吳云峰別再為難李磊了,吳云峰這才消停了點。

  不得不說,畢業幾年,周晴變化是挺大的,起碼不像以前那么刻薄,還知道設身處地的為別人考慮了;吳云峰就還是那樣,天老大他老二,唯他獨尊。

  過了一會兒,班主任在周晴、吳云峰等人的陪同下,一桌一桌地向我們敬酒,順便和大家說說話,問問大家最近怎樣。到了我這一桌,班主任照樣依次問了過來,問到我的時候,她明顯愣了一下,似乎想不起來我是誰了,但她很快沉著下來,隨口問我在哪工作?

  我說我在奇峰服裝廠,負責后勤方面的工作。我倒也沒謙虛,我在廠里確實負責后勤,有時候還接待一下客戶。但是班主任顯然會錯意了,以為我是打掃衛生的保潔,隨意“哦”了一聲,又說工作不分貴賤,哪行哪業都需要人手,就轉頭去問其他人了,顯然沒把我當回事。

  問了一圈,班主任好像想起什么,回頭和吳云峰聊了起來,說她兒子今年也畢業了,問吳云峰能不能給安排個工作。吳云峰說沒問題啊,正好周晴也在找工作呢,到時候一起去他父親的公司里吧。

  班主任連忙說了幾句謝謝,周晴倒是低著頭沒有吭聲。這時候,又有好幾個同學毛遂自薦,說想去吳云峰家的公司上班,吳云峰笑呵呵說他家廟小,裝不下這么多的大神,又輕飄飄地轉移了話題,大家也就沒有繼續說下去了。

  吃過飯后,大家又去KTV里唱歌,這里就沒什么好說,反正就是一陣鬼哭狼嚎,幾個麥霸拿著話筒不肯放手。在這過程之中,李磊還教育我,說我性格太靦腆了,應該多和大家交流,指不定有人就能幫上咱們的忙,我也一直保持沉默,不知道該說什么。

  即便如此,我也挺感激李磊的,因為他仍然是唯一愿意搭理我的那個。一直到下午三四點鐘,班主任講了幾句客套話,才說散吧,來年再聚。

  大家簇擁著班主任往外面走,有人甚至掉了幾滴眼淚,上演著一出師生離別感情大戲。我還想把鋼筆還給周晴,但是始終沒有機會,而且我也適應不了這個場景,就打算等大家走了以后再往外出。

  我在包廂喝了會兒茶,等到大家走得差不多了,我才步行出了酒店,又往前走了幾百米,找到自己的奧迪轎車坐了進去。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天上突然開始下雪,而且越下越大,幾乎連路都看不清了。我開著車,開了雨刷、打著雙閃,慢悠悠地往前走,遠遠看見一個公交站臺,下面還站著一個年輕女人,依稀認出正是周晴。

  站臺邊上,還停著一輛黑色轎車,正是吳云峰的那輛雅閣。

  吳云峰下了車,想把周晴往車上拉,但是周晴不斷擺手,顯然不愿上車。最后,吳云峰沒辦法了,只好自己坐車走了,周晴還站在原地等公交車,凍得她直打哆嗦,但是這么大雪,公交車恐怕不會發了。

  我不知道周晴為什么不上吳云峰的車,猶豫了一下之后,還是朝著周晴開了過去……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澳门玩一张牌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