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言情 → 我想做你夢中人

我想做你夢中人

當歸十安 著

言情總裁

阮冬靈裴南曜小說名字叫《我想做你夢中人》,此書又名《別離歌》《離別協奏曲》,是由網絡作者當歸十安寫的一本現代言情小說。“阮冬靈,我警告你,不要試圖挑戰我的底線。”裴南曜神情冰冷,盯著她,一字一頓“這架鋼琴,你沒資格碰。”“對不起,我不知道,不知道這架鋼琴對你很重要,沒有經過你的允許就擅自使用,對不起。”阮冬靈站起身,不顧手上的傷口,強忍著酸澀,急切開口道歉。好不容易見到他,她不想惹他不開心。
  一個月后,鋼琴初賽現場。
  臺上阮依諾一曲彈畢,四周全是喝彩的聲音,她站在舞臺上如同一個驕傲的公主,臉上盡是勝券在握的神情。
  阮冬靈視線不自覺落在舞臺不遠處站著裴南曜,燈光太暗,他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不過她想,此刻,他一定是一臉寵溺,那樣的溫柔注視,她傾盡所有也無法得到。
  輪到她上臺。
  狹路相逢,阮伊諾對她得意一笑,越過她時,湊近她的耳朵,“呵呵,獨守空房的滋味不好受吧?”
  從那晚以后,連續一個月,裴南曜都沒有回家,至于阮依諾為什么知道,無非是這一個月,她的丈夫,都在陪她。
  阮冬靈懶得和她爭執,無視她,直接朝舞臺中央走去。
  等她站定,無數道聚光燈打在她臉上,臺下黑壓壓的人群,這一刻,她心底還是有些忐忑,目光下意識去追尋能給她安全感的身影,卻剛好瞥見他低著頭,阮伊諾朝他臉上吧唧一口,像是感受到她的目光,他抬頭。

6萬字更新:2019/09/25

在線閱讀

  阮冬靈裴南曜小說名字叫《我想做你夢中人》,此書又名《別離歌》《離別協奏曲》,是由網絡作者當歸十安寫的一本現代言情小說。“阮冬靈,我警告你,不要試圖挑戰我的底線。”裴南曜神情冰冷,盯著她,一字一頓“這架鋼琴,你沒資格碰。”“對不起,我不知道,不知道這架鋼琴對你很重要,沒有經過你的允許就擅自使用,對不起。”阮冬靈站起身,不顧手上的傷口,強忍著酸澀,急切開口道歉。好不容易見到他,她不想惹他不開心。

免費閱讀

  阮依諾不放過她,故作惱怒道,“姐姐,我好不容易回國一趟,你就不關心關心我回來干嘛?”

  神情微頓,阮冬靈下意識看向裴南曜,見他臉上似有好奇,垂眸,忽視掉心塞,順著阮依諾的話接道,“你回來是為了什么?”

  “自然是為了成為李慕的徒弟,以及……”阮依諾頓了頓,目光迷戀地停留在裴南曜身上,挑釁地說道,“拿回原本屬于我的東西。”

  阮冬靈油然而生一股恐慌,視線看向裴南曜,觸及到男人對其聽之任之,甚至可以稱之為滿意的態度,苦澀不已,強撐著笑意,“有些東西,一旦失去了,恐怕難以找回。”

  當年的事,她雖對阮依諾歉意,但說到底,在那場意外中,她也是受害者,自然也不會愚蠢到拿自己的婚姻作賠。

  這些年,她不爭不辯,忍著世人對她莫須有的罪名,只求陪在裴南曜身邊。

  “呵。”突然嗤笑一聲,一直沒說話的男人,涼涼地看向阮冬靈,只覺得她臉上假笑礙眼的很,語氣諷刺,“在我面前,你倒是永遠一副低聲下氣的模樣。”

  言外之意,不過是諷刺她越距,頂撞了他心愛之人。

  “姐夫,你也別怪姐姐了,當年她把你從我身邊偷走,還不是因為她一直喜歡你。”看似善覺人意的解釋,實則句句帶刺。

  聞言,裴南曜臉色越發不好看,“要不是她當初不要臉面的插足,我們之間也不會變成這樣,嫁給我的人就不應該是她!”

  雖然裴南曜說的是事實,可是她真的親耳聽見,還是難過的要命。

  她想要解釋,可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說什么?

  七年前,那場意外不關她的事兒,藥不是她下的,他的生日宴,她出現在他的房間里,原本也不是她的本意,是阮依諾拜托她去照顧醉酒的他,他會信嗎?

  阮冬靈自嘲,他早就認定了她是心思叵測的女人,認定了她不擇手段,一心拆散他和阮依諾,更何況還有那本證據鑿鑿,滿載著她少女心思的日記本,恐怕不管她說什么,他都不會相信。

  “姐夫,過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我這次回來是為了參加李慕舉辦的鋼琴大賽,倒是聽說姐姐也會參賽。”阮依諾依偎在男人懷里,對著阮冬靈,語氣帶著十足的嘲弄。

  “這一次,不比七年前,你如果還想靠下三濫的手段取勝,恐怕是不行了。我要奉勸你一句,別自不量力做辦不到的事情,否則,到時候在舞臺上,被我虐到體無完膚,你可沒地方哭訴!”

  世人都說阮家親女兒在鋼琴上的造詣,非同凡響,養女鋼琴造詣平平,不值一提。

  阮依諾眼高于頂,自然是看不起阮冬靈的琴藝。

  “噗呲”一聲,阮冬靈笑出了聲來,看來這次,阮依諾是有備而來,她剛報名參加,阮依諾轉頭就知道了,只是她拙劣的宣戰方式實在引人發笑。

  “不牢你掛心。”阮冬靈的語氣有些許不經意,帶著三分笑意。

  擰緊眉頭,裴南曜面色有些發沉,看著掛在她臉上絢爛奪目的笑容,心下悵然,想要斥責的話抿在嘴角,怎么都說不出來。

  “你笑什么?”阮依諾有些惱怒。

  “笑你啊!鋼琴從來不是拿來逞強斗勝的工具,在你剛剛說出那番話之后,你就已經喪失了優秀鋼琴家的資格。”不卑不亢,提到鋼琴,阮冬靈整個人都散發著不一樣的光彩。

  明明不是個言辭犀利的人,可一旦涉及到鋼琴,她便像是個護崽的母親,容不得別人對鋼琴有一絲不屑。

  “你!”被堵的啞口無言,阮依諾只留下一句“等著瞧!”撞開她,朝門外走去。

  阮東靈沒有料到她會突然翻臉,一時不慎,跌倒在地。

  裴南曜沒有立馬追出去,黑眸發沉地盯著她。

  “你不追出去?”女人嘲弄的聲音響起。

  “你為什么會來這里?”夾雜著一絲莫名的情緒,裴南曜聲音冷冷地質問。

  阮冬靈仰起頭,眼神帶著希冀,看向他。“如果我說我接到一則陌生消息,說你出事,因為擔心你,所以趕過來,你信嗎?”

  “胡扯!”不容置喙的斥責。

  她眼底的光芒悉數盡滅,扯了下嘴角,自嘲道,“那你就當我是嫉妒成性,派人跟蹤你,半夜前來捉奸好了,反正在你眼中,我不一直都是這樣的人?”

  被她堵得沒話說,裴南曜覺得仿佛第一天認識眼前這個沉默寡言的女人,兔子急了也咬人,看來這話不假。

  “推了鋼琴比賽,我不喜歡。”他才知道她參加了比賽,她剛剛提到鋼琴時,全身散發熾熱的氣息,像是沒有比其更重要的樣子,他很不喜歡。

  裴南曜捏住她的下巴,一字一頓地警告道。

  “你就是怕我惹伊諾不高興吧?”阮東靈反唇相譏,太久的壓抑,她也需要喘口氣,一再不知死活的去觸碰他的底線。

  聞言,裴南曜附身靠近她,眼底盡是看不清的陰霾,“你猜對了,只不過忘了一點。”冷漠地甩開她的下巴,冷厲的幾乎快要結冰的聲音響起,“跳梁小丑怎么配和真正的千金小姐相提并論?”說完,他起身頭也不回的離開,步履匆忙。

  從他離開的腳步聲,她清楚地聽清了他內心的焦急。

  癱坐在地,阮冬靈恨透了這樣卑微的自己。

  她擔心他,所以不顧一切的前來。

  而他,擔心另一個女人,所以迫不及待的離開。

  ……

  一個月后,鋼琴初賽現場。

  臺上阮依諾一曲彈畢,四周全是喝彩的聲音,她站在舞臺上如同一個驕傲的公主,臉上盡是勝券在握的神情。

  阮冬靈視線不自覺落在舞臺不遠處站著裴南曜,燈光太暗,他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不過她想,此刻,他一定是一臉寵溺,那樣的溫柔注視,她傾盡所有也無法得到。

  輪到她上臺。

  狹路相逢,阮伊諾對她得意一笑,越過她時,湊近她的耳朵,“呵呵,獨守空房的滋味不好受吧?”

  從那晚以后,連續一個月,裴南曜都沒有回家,至于阮依諾為什么知道,無非是這一個月,她的丈夫,都在陪她。

  阮冬靈懶得和她爭執,無視她,直接朝舞臺中央走去。

  等她站定,無數道聚光燈打在她臉上,臺下黑壓壓的人群,這一刻,她心底還是有些忐忑,目光下意識去追尋能給她安全感的身影,卻剛好瞥見他低著頭,阮伊諾朝他臉上吧唧一口,像是感受到她的目光,他抬頭。

  阮冬靈猛地回過頭,心如擂鼓,且又酸又澀,余光里一閃而過男人沉寂的眸光。

  她稍稍鎮定好思緒,指尖觸在鋼琴黑白鍵上,雄渾流利的曲子傾瀉而出。

  原本些許吵鬧的音樂廳,瞬間寂靜無聲。

  誰也沒有料到,她彈奏的鋼琴曲居然是號稱世界十大鋼琴難曲首位的《死之舞》。

  傳聞中,連國內最頂級的鋼琴家都難以完整彈奏的曲子。

  原本寂寥無聞的阮家養女,竟然一個音節不差,準確流利地彈奏完成了整首曲子。

  迄今為止,她是第一人,在鋼琴技藝上達到這樣高度的人。

  其在鋼琴上的天賦,遠超剛剛下臺的阮依諾,不知道要甩她多少條街!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澳门玩一张牌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