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言情 → 等你到天長地久

等你到天長地久

瑟瑟愛 著

言情

喻惜顏司希擎小說名字叫《等你到天長地久》,此書又名《愛到深處是退出》《余生無你也歡喜》,作者是瑟瑟愛。她應該是史上最慘的妻子了,自己的生日,居然親眼看著丈夫為小三過生日。還是丈夫逼迫著她看的。可這樣的觀看,分明就是折磨,比凌遲還凌遲的折磨。蛋糕很甜,可她的心卻只有苦澀。
  “我也叫喻惜音,嘿嘿,真有緣份,既然這么有緣份,她又不是死在這幢公寓里的,這房子我租了,好便宜呢,正好手頭緊,救急了。”
  “你也叫喻惜音?”男中介吃驚的重復了一遍,隨即點了點頭,“怪不得我一看到你就覺得眼熟呢,原來你與喻惜音長得很象,奇怪,居然連名字也一樣。”
  “我跟她長得很象?”喻惜音這樣問的時候,腦子閃過不久前差點撞了她的那個男子聽說她叫喻惜音的時候的吃驚的樣子,原來是因為她不止名字跟別人撞了,就連長相也撞了?
  “除了頭發以外,哪都象。”男中介剛才沒注意,這一下認真審視了一下喻惜音,越看越長的象。
  “那就真的是特別特別的有緣份了,嗯,就這一套吧,我租了。”她本來想租一個一居室的來住,可是T市就算是一居室的房子都比這套來得貴呢,少說也要兩千多塊,還是簡裝的,所以,那還不如租這套。
  她才不信什么鬼魂之說,更何況,人又沒死在公寓里,有什么可怕的。
  “可以的,我馬上聯系房主簽合同,交鑰匙辦交接。”沒想到喻惜音一問就定了這套房子,男中介興奮的都快要跳起來了。

5萬字更新:2019/09/29

在線閱讀

  喻惜顏司希擎小說名字叫《等你到天長地久》,此書又名《愛到深處是退出》《余生無你也歡喜》,作者是瑟瑟愛。她應該是史上最慘的妻子了,自己的生日,居然親眼看著丈夫為小三過生日。還是丈夫逼迫著她看的。可這樣的觀看,分明就是折磨,比凌遲還凌遲的折磨。蛋糕很甜,可她的心卻只有苦澀。

免費閱讀

  愣了一下,阿鋒才小心翼翼的向司希塵道:“司少認識這個女孩?”

  “嗯,剛見過,就在香溪別苑前的那條街上,還有她長的也是喻惜音,嗯,就知道這些了,你去查。”司希塵說完,直接掛斷。

  這是絕對的司少命令式,這很難查的。

  不過好在司希塵給了阿鋒他剛剛見到這又一個喻惜音的位置,這就好查多了。

  半個小時后,司希塵收到了阿鋒發送過來的郵件。

  他微微瞇眸看著郵件中關于那個女孩的所有的資料。

  女孩的名字果然是叫喻惜音,剛從法國回來兩天而已,現住在酒店,正在找房子,正巧今天就差點撞上了他的車。

  司希塵死死盯著‘喻惜音’三個字,怎么會這么巧,一個長的有九分九象喻惜音的女孩名字也叫喻惜音呢?

  又看了一遍,司希塵拿起手機再度撥給了阿鋒,那邊才一接通,不等阿鋒說話,他就道:“把36樓的房子放租出去,每個中介都通知一遍,如果是她來租,就一千塊租掉,如果是別人來租,每個月租金十萬。”

  阿鋒瞠目,司希塵這意思根本就是不想租給別人,只想租給他所說的象喻惜音的那個女人。

  與香溪別苑隔了一條街的一家房產中介店。

  喻惜音推門而入。

  立刻就有房產中介迎了上來,“這位女士,請問是租房還是買房?”

  “都行,把這個小區的租房信息和買房信息都整理一下,我看了再做決定。”

  男中介立刻屁顛顛的打開了早就整理好的表格,“你看看,都在這里,出租出售的都有。”

  喻惜音一條條的往下看著,忽而指著小區里一戶只租一千塊的房源道:“這個價是真的?四房兩廳一廚三衛一個月一千塊?”

  “是的。”

  “怎么這么便宜?這房子有問題吧?”比正常價低了幾千塊,那就一定有問題,否則,傻子才會把房子這么低價租出去吧。

  “房子本身沒什么問題,戶型不錯,裝修也很高檔,不過有其它問題。”

  喻惜音一愣,“其它的什么有問題?”

  “這房子原本的女主人死了,所以,就不好租,但她不是死在這幢公寓里的,我們中介是講信譽的中介,不會胡亂介紹,也不會故意隱瞞實情,你要是喜歡就租這一套,不喜歡可以換其它的貴的,那些都沒有這個問題。”

  “哦哦,原來是女主人死了,女主人原本叫什么名字?”

  “喻惜音。”男中介又道。

  “喻惜音?你沒有說錯?”喻惜音愣了足有三秒鐘,才再開口。

  “沒錯,整個香溪別苑都知道喻惜音。”

  “那你知道我嗎?”喻惜音笑了,指著自己的鼻子說到。

  “你是……”男中介看著這女子,他是知道的,不過是阿鋒提供給他的照片知道的,只要這個女子來中介租房子,就盡可能的把這套公寓租給這女子,不過,他還真的不知道這女子是誰,只是覺得有些面熟。

  “我也叫喻惜音,嘿嘿,真有緣份,既然這么有緣份,她又不是死在這幢公寓里的,這房子我租了,好便宜呢,正好手頭緊,救急了。”

  “你也叫喻惜音?”男中介吃驚的重復了一遍,隨即點了點頭,“怪不得我一看到你就覺得眼熟呢,原來你與喻惜音長得很象,奇怪,居然連名字也一樣。”

  “我跟她長得很象?”喻惜音這樣問的時候,腦子閃過不久前差點撞了她的那個男子聽說她叫喻惜音的時候的吃驚的樣子,原來是因為她不止名字跟別人撞了,就連長相也撞了?

  “除了頭發以外,哪都象。”男中介剛才沒注意,這一下認真審視了一下喻惜音,越看越長的象。

  “那就真的是特別特別的有緣份了,嗯,就這一套吧,我租了。”她本來想租一個一居室的來住,可是T市就算是一居室的房子都比這套來得貴呢,少說也要兩千多塊,還是簡裝的,所以,那還不如租這套。

  她才不信什么鬼魂之說,更何況,人又沒死在公寓里,有什么可怕的。

  “可以的,我馬上聯系房主簽合同,交鑰匙辦交接。”沒想到喻惜音一問就定了這套房子,男中介興奮的都快要跳起來了。

  因為就在十分鐘前,他們才接到了電話,誰能把這套房子租給這個女子,不止是有中介店里的提成,那個人還給五千塊的獎勵。

  這五千塊,只用了不到十分鐘就拿下了,他能不興奮嗎。

  換成是任何人,這會子都興奮的不得了了。

  “可以,不過,我還有一個條件。”

  “什么條件?你說。”男中介一下子又緊張了,生怕喻惜音又改變主意不租了,那他的五千多塊就要泡湯就要飛了。

  也就是到手的鴨子飛走了,那才是真的心疼加肉疼,疼到骨子里了。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澳门玩一张牌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