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都市 → 血狼王

血狼王

河帥 著

都市

《血狼王》小說主要人物是蘇揚穎兒,這本小說又叫做《超強兵王在都市》,是網絡作者河帥的傾力之作。三年前,他為了一個女人闖下大禍,被迫服役三年。三年后,他王者歸來,這個女人卻已轉投仇人懷抱,最好的兄弟也因此家破人亡。這一生很簡單,天在上地在下,兄弟在心中,愛人在懷中,便足矣。
  “怎么辦?怎么辦?”穎兒焦急地問道,娘娘腔也是滿頭大汗。
  “要不,我開車沖過去,說不定能沖出一條路?”司機低聲道。
  “這……”穎兒有些遲疑,這可是盤山路啊。要是出現差錯,他們的車就得滾下山崖了啊。
  可是,看著后面緩緩過來的幾輛車,她也沒有別的選擇了。就算死,也比落在這些人手里好啊。
  “試試吧!”穎兒咬牙說道。
  “好!”司機便要開始行動,這時,旁邊的蘇揚卻突然按住了他的方向盤:“等一等吧!”
  “等一等?”司機奇道。
  “你干什么?”娘娘腔也急道:“你知道這是什么情況嗎?你知道這些是什么人嗎?等?非得讓這群窮兇極惡的歹徒把我們抓住了才好嗎?你是不是跟他們一伙的啊?”
  蘇揚面容平靜,道:“他們抓不了你們!”
  “你憑什么這么說?”娘娘腔瞪眼道。

416萬字更新:2019/09/30

在線閱讀

  《血狼王》小說主要人物是蘇揚穎兒,這本小說又叫做《超強兵王在都市》,是網絡作者河帥的傾力之作。三年前,他為了一個女人闖下大禍,被迫服役三年。三年后,他王者歸來,這個女人卻已轉投仇人懷抱,最好的兄弟也因此家破人亡。這一生很簡單,天在上地在下,兄弟在心中,愛人在懷中,便足矣。

免費閱讀

  西南邊陲,駐地軍營。

  “不會吧,這就是你爸爸那個老朋友派來保護咱們的人?”

  一個娘娘腔的男子,驚訝地看著站在面前的那個軍裝青年。

  這青年身高一米七八,身材勻稱,面容說不上帥氣,但也充滿陽光。穿著一身筆挺的軍裝,標準軍姿站立,身體猶如一桿標槍般筆直挺立。

  “個子還沒我高,也不知道滿二十歲沒有,就是一小屁孩啊!”娘娘腔看向旁邊的女子,低聲道:“穎兒,你爸這個老朋友是不是在糊弄咱們呢?他估計就不想幫咱們吧?要實在不行,咱們在這里稍等半天,我請的保鏢都在路上了!”

  叫穎兒的女子穿著時髦,長發披肩,戴著一個大墨鏡,看不清她的整體模樣。但是,單單露在外面的那部分,便足以堪稱國色天香了。肌膚雪白,猶如凝脂,吹彈可破。腰部纖細,盈盈一握,襯托的原本高聳的胸部更是傲人。若是這個女子走在大街上,回頭率絕對百分之百。

  穎兒也在皺著眉頭,她看向門外走進來的中年軍官:“吳叔叔,你知道,我現在也是國內準一線明星了,這出門在外難免會有些不方便。現在說不定你這軍營外面都有人在盯著呢。這可不是小事啊,你能不能給我安排幾個合適的保鏢啊?”

  中年軍官笑了笑:“穎兒,你爸跟我的關系,我會騙你嗎?蘇揚給你當保鏢,這是最適合的人選了。剛好他也要退伍,也當順便搭你們的順風車回去了。”

  穎兒半信半疑地看著那個蘇揚,低聲道:“吳叔叔,他……他這年紀看起來還沒我大呢,靠不靠譜啊?”

  “我說了,你盡管放心吧。”中年軍官道:“你的事情,我能不上心嗎?要是辦不好,你爸不得跑來跟我拼命啊!”

  穎兒稍微舒了口氣,中年軍官走到蘇揚面前,道:“小蘇,這次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是,保證送到!”蘇揚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中年軍官滿意微笑,擺手道:“好了,你們走吧!”

  …………

  “這才幾月份,根本不是退伍的時候,他這怎么退伍的?”娘娘腔跟在穎兒身后,低聲道:“我看啊,八成是在部隊里表現差,被開除的。穎兒,我看你這個吳叔叔根本不靠譜。要不咱們也不著急,在市里面找個地方住一晚,明天我安排的那些保鏢就過來了。到時候,有我這些保鏢跟著,絕對比這種不入流的小兵蛋子跟著要好得多!”

  “算了,先出去再說吧!”穎兒擺手,走到車邊,看著跟在后面拿著大背包的蘇揚,眉頭不由皺起。對于這個年輕軍人,她實在有些信不過。

  她這邊只有一輛車,娘娘腔和司機坐在前面,她一個人坐在后面。現在多了這個蘇揚,那可該怎么坐呢?難道讓他坐在自己身邊嗎?這要是傳了出去,讓人知道自己這個新晉花旦,和一個男子坐在一起,指不定要傳出多大的緋聞呢。

  “你,坐前面去!”娘娘腔看出穎兒的擔憂,直接指揮起來:“把你的背包也拿到前面去,后備箱沒位置了,你就自個兒抱著吧!”

  蘇揚一句話沒說,徑直走到副駕駛的位置。要上車的時候,他突然停下來了,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車頭處。在這車頭車標下面,有一個小小的標記,好像是一個梵語文字。

  “怎么了?看什么看?沒看過豪車啊?保時捷帕拉梅拉,懂不?”娘娘腔在旁邊指手畫腳。

  蘇揚沒有理會娘娘腔,沉默了一會兒,他伸手將那梵語文字擦掉,而后又在上面畫了一個小小的帶血狼牙標記。

  娘娘腔頓時嚷嚷起來:“你干什么呢?亂畫亂畫的,你知道這車多少錢嗎?畫花了你賠的起嗎?”

  “行了,先走吧!”穎兒無力地擺手,她心里很亂,實在不愿意再在這里浪費時間了。

  娘娘腔瞪了蘇揚一眼:“你坐車的時候小心點,內飾很貴的,別把內飾弄臟了!”

  蘇揚坐進副駕駛,將背包抱在懷中。但后面的娘娘腔卻不依,讓他將座位往前調了許多方才滿意。

  穎兒坐在后面,對于娘娘腔欺負蘇揚的事情,她根本沒有心情理會。她擔心的是她自己的事情,這次能否安穩離開西南,都是一個未知數啊。

  車輛駛出軍營沒多久,前面的司機便低聲道:“小姐,有人跟蹤,還是之前那批人!”

  “什么!?”穎兒立刻瞪大了美麗的眼睛,轉頭四望,只見遠處有幾輛車的確正在跟著他們。她認得這幾輛車,因為這幾輛車已經跟了他們很久了。

  “這些人陰魂不散啊!”娘娘腔憤怒地道:“繼續開,不用管他們。我安排的保鏢正在來的路上,再跟下去,我非把他們的狗腿打斷不可!”

  穎兒面容緊張,娘娘腔安排的保鏢還得半天才能趕到,這半天時間里,足夠發生很多事情了啊。她看了看坐在前面抱著背包的蘇揚,卻又微微搖了搖頭。指望這個比她還年輕的木訥軍人,還不如指望自己呢!

  “開快點!”穎兒低聲說道,希望能夠用速度甩掉這幾輛車。

  保時捷的速度的確不錯,很快那幾輛車就被甩得沒影了。但是,好景沒持續多久,轉了個彎,前面路上突然橫了一輛大貨車,剛好將路堵死了。

  穎兒頓時懵了,她就算再沒有經驗,也明白現在這是什么情況了。這大貨車,肯定便是剛才那幾輛車一伙的啊。但是,現在他們在盤山路上,這大貨車擋著道,他們根本沒有別的路可走啊。

  就在此時,后面幾輛車也跟了過來,并成一排,緩緩朝著他們的車逼了過來。

  “怎么辦?怎么辦?”穎兒焦急地問道,娘娘腔也是滿頭大汗。

  “要不,我開車沖過去,說不定能沖出一條路?”司機低聲道。

  “這……”穎兒有些遲疑,這可是盤山路啊。要是出現差錯,他們的車就得滾下山崖了啊。

  可是,看著后面緩緩過來的幾輛車,她也沒有別的選擇了。就算死,也比落在這些人手里好啊。

  “試試吧!”穎兒咬牙說道。

  “好!”司機便要開始行動,這時,旁邊的蘇揚卻突然按住了他的方向盤:“等一等吧!”

  “等一等?”司機奇道。

  “你干什么?”娘娘腔也急道:“你知道這是什么情況嗎?你知道這些是什么人嗎?等?非得讓這群窮兇極惡的歹徒把我們抓住了才好嗎?你是不是跟他們一伙的啊?”

  蘇揚面容平靜,道:“他們抓不了你們!”

  “你憑什么這么說?”娘娘腔瞪眼道。

  蘇揚:“因為,他們會給咱們讓路!”

  娘娘腔頓時怒了:“讓路?你小子腦子有泡吧?現在這情況還看不出來怎么回事嗎?人家故意擋著咱們,這是埋伏咱們呢?還給你讓路,你當這是小孩子過家家啊?”

  蘇揚沒有再說話,只是靜靜看著前面大貨車當中下來的幾個漢子。

  這幾個漢子氣勢洶洶地朝著他們的車走了過來,不過,在距離他們這車還有十幾米的時候,其中一人的表情卻突然凝固了。他停下了腳步,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這邊的車。片刻的遲疑,他突然轉身就跑,好像見鬼了一般。

  其他幾人有些詫異,但是,很快他們也都和這個漢子一樣,嚇得轉身沒命地跑回大貨車,啟動大貨車便倉惶退去。而后面那幾輛車,也同時爭搶著調頭,匆忙離開。不到兩分鐘時間,路上便只剩下他們這一輛車了。

  車內穎兒娘娘腔和司機都是目瞪口呆,看著空蕩蕩的公路,半晌都沒能回過神來。

  “他們……他們還真給咱們讓路了啊……”過了許久,司機方才顫抖著說出一句話。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澳门玩一张牌比大小